• 網站首頁
  • 走近
  • 新聞速遞
  • 檢察文學
  • 清風
  • 過刊目錄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饋
  • 加入
  • 聯係
  • 當前位置:首頁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陳忠實與《檢察文學》
    陳忠實與《檢察文學》
    • 作者:趙新貴 更新時間:2016-8-24 11:47:51 來源:當代檢察文學研究會 【字號: 】 本條信息瀏覽人次共有
    陳忠實與《檢察文學》
    ——沉痛悼念一代文學巨匠陳忠實老師
    趙新貴
    著名作家,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陳忠實老師永遠離開了,生命時間定格在2016年4月29日早上7時40分。當朋友在微信將此不幸的消息發給我時,我萬分詫異,一瞬間思緒被抽空,站在辦公室呆若木雞似的。
    就在最近幾日,我還多次給他打過電話,手機始終通著,但卻沒人接聽。我不明白原因,本來是要過去向他請教近期雜誌編輯出版的事情,還準備請先生為第三屆“金劍文學獎”獲獎者頒獎呢!然而,這一切永遠不可能了,給我給這次隆重的文學頒獎會也留下一個大大的遺憾。
    陳老師作為一代文學巨匠,深深地影響了中國乃至於全世界的文壇。可是,他卻沒有一點架子,平日裏極為關心那些普通作者,尤其是業餘作者,願與大家打成一片,總是像慈祥的老人一樣,悉心地關注作者們的成長進步。
    1997年初,陝西省內一群熱愛文學的檢察官,為了推動檢察文學的發展,也為自己發表作品有塊陣地,決定成立檢察文學“編輯部”,創辦此雜誌。在西安青年路一家酒店,各方人士舉辦成立儀式時,我打電話請先生出席,他因在外地不能趕回西安出席儀式,但在電話裏送上了祝賀。此後,在我的請求下,他親自為雜誌題寫了“檢察文學”四字作為刊名。雜誌刊印後各方反映良好,讀者們都為老師的刊名題字而高興。過了三四年以後,他看到自己的書法比過去進步了,又另寫了“檢察文學”雜誌的刊名寄於我,並幾次給我打電話要求我用他現寫的書法,我也就按先生的指示照辦了。此刊名題字一直延用到現在再未變過。
    2005年5月,我的《趙新貴文集》前四卷由香港文學出版出版時,他親自為該書題詞祝賀,寫下了紀曉嵐的詩句:“書似青山常亂疊,燈如紅豆最相思”,並與省作協李星、李國平、常智奇等具有影響力的作家、評論家們,來鹹陽參加了此次座談會,且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這給了我在文學創作上很大的支持,尤其是對我領導大家編輯出版“檢察文學”雜誌,給予了充分肯定和讚揚。
    就在那一年,雜誌社的一名女編輯的散文集出版時,他當即提筆為其題寫了書名。
    2007年元月,當創辦的《檢察文學》十周年到來之際,陳老師又提筆為雜誌社題寫了毛澤東主席的詩句:“金猴奮起千斤棒,玉宇澄清萬裏埃”。
    2015年6月,在《檢察文學》創辦150期出版專刊時,陳老師又作了題詞祝賀。2014年3月,為反映鹹陽有史以來的散文寫作成就,組織人員曆經半年多次篩選編輯,當我主編的《鹹陽百年優秀散文選》出版時,陳老師又專門題錄了陸耐蒸的詩句“韻追唐宋千秋勝,意領風騷一代新”,為我祝賀,為此我和《檢察文學》編輯部的同仁們都萬分感動。
    2014年夏天,我在檢察院工作的同事王進,他有一個朋友的兒子十八九歲,愛上了文字也出版了書,很想求見陳忠實老師,希望能夠得到指點。我當即給先生打電話匯報了此事,陳老師聽聞之後即刻高興地答應了下來。隨後,我按照他說的地址,開車尋到了在西安石油學院老師創作時暫住的一間屋子裏,給這位小青年改了文章,題了字。當將朋友帶的茶酒送給陳忠實先生時,陳老師立刻發了“火”,弄得幾個人當時都很難堪。他就是這樣,永遠是一個甘願花心思幫忙別人卻不求回報的人。
    前幾年,遠在陝北的兩個朋友來鹹陽找我,點名要陳忠實老師的書法作品。沒辦法,他二人來尋我幫忙,我隻好把這事給陳老師打電話說了,他答應了下來,由於我當時事務繁忙脫不了身,就將此事委托給雜誌社的李宏超主編,帶他們去西安麵見陳忠實老師。
    陳忠實老師惜時如金。2007年4月下旬,當在西安的海西大廈召開首屆“金劍文學獎”頒獎大會時,特邀請先生為獲獎者授獎。那天原定在上午九點開會,因為其他原因,會議延遲了半個小時,先生一看火了,對組織會議的我,進行了嚴厲的批評。這真是讓我尷尬不已。那天,陳老師在講話中,充分肯定了《檢察文學》的重要作用,並明確反對那些為市場而書寫非正能量的低劣作品。
    那天頒獎會之後,我提議出席會議者參觀在白鹿原上的“陳忠實文學館”,先生非常高興,當即聯係了省作協《小說評論》副主編、白鹿書院常務副院長刑小利先生,讓他作了安排。
    陳忠實先生這位一代文學巨匠,對人慈善的如同一個普通的農村老人。他給人的印象永遠是親切、關心不止。
    他視文學為生命,全力捍衛著文學的神聖。他的小說《娃的心,娃的膽》、《白鴿》,散文《永遠的騾馬市》先後在《檢察文學》雜誌上發表,深得廣大讀者的好評,為大家獻上了一道又一道豐盛的文化美餐。
    先生人品高貴,忠厚率真,愛憎分明,為中國文學界樹立了一個宏偉的坐標,成為了中國數萬作家永遠的光輝典範。
    正是這些高貴的人品與文品,先生的去世驚動了中國的最高層,習近平、、李克強、張高麗、李雲山、王岐山等中央領導先後敬獻了花圈,胡錦濤、曾慶紅等老同誌送的花圈也依次擺在陳忠實生前工作過的作協大院內,這在中國文壇曆史上是鮮有的事。
    在他逝世後的第二天,我懷著沉痛的心情同鹹陽市文化藝術界的朋友們,到地處西安建國路的陝西省作家協會去吊唁。麵對靈堂前老師滿臉笑容的巨幅遺像,我與友人在哀樂聲中深深地鞠了三躬,那一刻,眼眶裏擒滿了淚水,頭腦裏滿滿的是悲痛、沉思。那天,我還送去了自己親手題寫的挽聯,一幅是檢察文學雜誌社的,一幅是以我個人名義的:
    哀思永寄,白鹿原上悼白鹿,
    鶴骨流芳,忠實堂前留忠實。
    品德高尚,中國文壇樹典範,
    才華橫溢,光輝巨著永留芳。
    作為《檢察文學》雜誌社的創刊人和領導者,筆者與全體編輯人員,將永遠銘記陳忠實老師的教誨,化悲痛為力量,為宣傳和弘揚法治,推進歌頌各種違法犯罪和反腐敗鬥爭,繼續努力拚搏,使這份獨特的法治行業文學雜誌,在前進的道路上邁出更大的步伐。隻有這樣,才是對一代文學巨匠陳忠實老師最好的緬懷與紀念!
    也堅信,陳忠實先生將與他的巨著長篇小說《白鹿原》一起,永載史冊,光照千秋。

    2016年5月4日夜寫於鹹陽西隅住宅
  • 上一篇: 讀秦史劄記3
  • 下一篇: 沒有下一篇文章
  • 【免責聲明:本站所發表的文章,大部分來源於各相關媒體或者網絡,內容僅供參閱,與本站立場無關。如有不符合事實,或影響到您利益的文章,請及時告知,本站立即刪除。謝謝監督。】
  •   
  •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