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首頁
  • 走近
  • 新聞速遞
  • 檢察文學
  • 清風
  • 過刊目錄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饋
  • 加入
  • 聯係
  • 當前位置:首頁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讀秦史劄記
    讀秦史劄記
    • 作者:趙新貴 更新時間:2013-2-28 8:35:48 來源:當代檢察文學研究會 【字號: 】 本條信息瀏覽人次共有

     讀秦史劄記

    趙新貴

    一座封建帝國王朝大廈的坍塌

    ——讀秦史劄記之一

    公元前210年盛夏的一天,秦始皇嬴政病死在沙丘平台宮(今河北平鄉縣境內),走完了他人生49年的曆程。

    因此,這一位開辟“劃時代”的人物的離去,也標誌著這一個“劃時代”的永遠結束。

    就這樣一位雄心勃勃的政治家,他締造了中央集權製這樣一個影響中國曆史幾千年之久的政治標本。永遠結束了天下的諸侯割據的動亂局麵。

    他以驚人的膽略和果敢行為,於公元前238年鏟除了嫪毐集團和呂不韋集團。

    他以大無畏的勇氣率軍南征北戰,攻無不克,奠定了今天中國版圖的雛形。

    他的一生都在辛勤努力,為了達到一個理想的世界,他不惜使用鐵血政策,鐵麵無私,鐵腕無情。他在以驚人的速度取得成功的同時,也就深深地埋下了“失敗”這個隱患,如他為了“統一思想”,而坑殺460多名儒生;將其生母打入冷宮軟禁,殺掉為其母說情的那27名官吏;不顧國家財力而濫用民工,修築萬裏長城和自己的陵墓等;不聽左丞相王綰合理化建議,完全推行和依賴郡縣製,實行“挾書律”,致使帝國的對立勢力不斷增加,如以孔丘後人孔鮒為代表的廣大知識界。在統治集團上層內部,他忽視了生死攸關的“立儲”,死前僅口授遺囑給親信趙高一人,致使誠實可信而有治國實踐的太子扶蘇未能即位,造成奸臣篡權,為非作歹,塗改遺囑,浪子胡亥登基,濫殺無辜(包括自己的兄弟十六人姊妹多名);他徙“豪富”十二萬戶於鹹陽,促進了京城的繁榮景象,但使豪強潛伏下來給帝國帶來了隱患;那些六國勳舊如張良、項羽等人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再加上陳勝、吳廣鋌而走險,一個帝國的大廈就這樣在多方麵的“炮火”猛轟中迅速地坍塌了。

    這個,在政治上以郡縣製取代周朝的分封製,在經濟上以私有製(黔首製實田)取代了井田製,在製度上以有章可循的法治代替了禮樂製度,在權力運作上即以嚴密嚴謹的司法審判製度而得以體現的封建帝國,卻一下子灰飛煙滅。

    然而,劉邦得天下後,去暴力,施仁政,仍“漢承秦製”卻沿襲了四百餘年,這不能不給人以深刻反思?是否應從秦帝國這座封建王朝大廈的坍塌中,去找到一些更多的東西?

       

         李斯其人

    ——讀秦史劄記之二

       在秦始皇封建帝國中,有一個非凡的人物不能不說,他就是官居左丞相的李斯。

      在戰國末年,有一個大學者叫荀況,他曾經納百家之言,出了倡導儒家思想的《荀子》,以此用哲學的觀點教育天下學生。

          荀況曾開辦了有名的儒家學堂來培養他的門徒。而在其眾多弟子中,最為出色的則就是李斯和韓非。

    韓非當時曾著有作品《韓非子·何氏篇》其文章曾大力讚頌商鞅輔佐秦孝公之時,在意識形態上施行的新政策“以法治國”。

      李斯嫉妒韓非子的才能,設計害死了這位才華出眾的同門師兄。然而,二人倡導的政策信條則是共同的,都打的旗幟是“以法為教,以吏為師”。

      在此時,執掌朝政的呂不韋,推行了一套“商而優則仕”的方針,在他的門下相聚了賓客多達了三百多人。這些人完成了一部百科全書,那就是著名的《呂氏春秋》。

    《呂氏春秋》走的是兼收並蓄的路線,突出的是法家,刑法那一塊主要出自於商鞅之手。而《荀子》則突出了儒學。

    呂不韋編纂《呂氏春秋》為的是把統一思想、統一軍令和統一法令看的同樣重要。應該說,這就是秦始皇嬴政實施帝國建設的政治綱領性文件。

       呂不韋身為秦始皇的“仲父”,他的政治理念不可能不影響到秦始皇這個年青的帝王。

    盡管由於二人後來發生政爭,導致呂不韋被誅,然而,他的思想都一直影響著秦始皇帝嬴政。

    被秦始皇看重的韓非子死了。支持其施政的當然還有其他的同學李斯。李斯反對時任左丞相王綰的政治理念,推行“郡縣製”大受秦始皇支持,讓他在朝中官職取代了王綰,成為頭號信得過的重臣。

      他支持秦始皇幹了“焚書坑儒”這種影響數千年的曆史事件,使那四百六十名有不同言論的人屈死,永遠埋在了鹹陽之東的黃土之下。

      他在全國實行了文化大清查的血色恐怖,決不允許私人家中藏讀有關與帝國統治不合拍的書。若發現則誅連三族。僅允許的是朝廷那從事研究工作的70博士收藏的《詩》、《書》和《百家語》。

    李斯把不同於自己學術觀點的流派斥為異端邪說,必須置之死地而後快,這就足以成為了百家爭鳴的障礙。

    發生的“焚書”事件,在當時也就不奇怪了,因為有了秦帝國全國的勝利,人心也都思“統一”,政權所賦予的力量足以讓李斯可以支持秦始皇無所顧忌而放手去做。

     “焚書”時間造成的最大禍患,不僅僅是指文化史料上的浩劫,因為那70博士手中最起碼還保存了一些其他學術資料。盡管項羽固然一把大火燒了國家圖書館,但隻要那70博士未死絕,還有民間的一些鬥膽私藏的圖書,文種還是可以遺傳的。

      對於秦帝國來說,真正的浩劫則是李斯動用了國家機器,以政治高壓來打擊並妄圖消滅其他學派。雖然這並不是秦帝國滅亡的直接原因,但也給帝國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使那些持不同政見者立即轉了方向,與政府為敵。就是說,從這個時候起,知識分子的人心都希望秦帝國的早日崩潰。

    再加上李斯推行的“以吏為師”用人政策,使求仕無門而又滿懷抱負的士人,當然都極力詛咒秦帝國,巴不得他早點倒台。

      李斯支持秦始皇推行的這一套背離知識分子人心的政策,實際上就是企圖用政策秩序來取代文化秩序。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毛澤東同誌發動的“文化大革命”中的“破四舊,立四新”,實際上也屬於犯了同類錯誤。

    當時的反對者,孔丘的後人大學者孔鮒等人也就有一大批知識分子階層,他們就旗幟鮮明的反對李斯的文化政策。孔鮒成了那個時代倒戈勢力的代表。

      被秦始皇、李斯等人惹怒的這批人他們的暴行由公開的知識分子,轉變為行蹤詭異的反秦勢力。他們時刻準備著借機生事,煽風點火,火上澆油。他們深度潛伏,靜觀其變。時機一到,則會摧枯拉朽,堅決、幹淨、徹底地燒毀整個帝國。

      對於秦始皇實行的這一套政策,深感不安的當時就有兩個人,一個是原左丞相王綰,一個是秦始皇的大兒子扶蘇。然而,被李斯建議洗了腦的秦始皇,在一意孤行著自己的做法。

       公元前212年,王綰被罷官,扶蘇被發配到了北方前線做了蒙恬的監軍。

      這就為不久之後,在秦帝國內部發生的一場驚天巨變埋藏了伏筆。同時也意味著,帝國丟失了最後的改良時機。

    李斯在秦始皇命喪沙丘之後,在配合趙高篡政中,上演了一個極不光彩的角色,最後也落得被趙高所害並誅連三族的可悲下場。

      李斯在秦帝國的垮台中,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實行文化專製,協助秦始皇“焚書坑儒”,把知識分子推到了帝國的對立麵;他配合趙高篡改秦始皇遺囑,殺太子扶蘇和大將蒙恬、蒙毅兄弟,立胡亥為帝。引起全國起義造反。

    麵對陳涉、吳廣起義,胡亥大怒,痛斥李斯治國之無能。李斯給胡亥出主意說:“大權獨攬,為所欲為。”沒人敢提不同的意見。而為了達到上述目的,皇帝必須以嚴厲的手段根治反對聲音,以最嚴重的手段懲處不法之民。這樣一來,舉國上下都籠罩在一片恐慌之中,自顧不暇,誰還有用心造反呢?

       這就是曆史上稱為“督責之術”的精神實質。

       此做法給了崩潰邊緣的帝國致命一擊。

       結果,在秦帝國最後的日子,形成了一個要命的政治導向:官員以挖地三尺為能,以殺人最多為忠。

    起先是反秦勢力圖謀叛亂,現在則形成了普天之下,人心思變了。

    李斯,這個曾經有大功於帝國的人,終於完成了他最後的“壯舉”——將秦帝國最後一點人心推向了對立麵。

    毫無疑問,李斯成了一個典型的“亡國之臣”,而且是其中的極品。當然,應該獲得此“殊榮”的還有趙高。

    李斯可謂先有功而後又罪。秦帝國成也是他,敗也是他。

  • 上一篇: 樂土
  • 下一篇: 讀秦史劄記
  • 【免責聲明:本站所發表的文章,大部分來源於各相關媒體或者網絡,內容僅供參閱,與本站立場無關。如有不符合事實,或影響到您利益的文章,請及時告知,本站立即刪除。謝謝監督。】
  •   
  • 圖片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