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首頁
  • 走近
  • 新聞速遞
  • 檢察文學
  • 清風
  • 過刊目錄
  • 美文集萃
  • 留言反饋
  • 加入
  • 聯係
  • 當前位置:首頁 » 美文集萃 » 美文集萃 » 我是《檢察文學》的受益者
    我是《檢察文學》的受益者
    • 作者:王克喜 更新時間:2012-3-19 11:08:42 來源:當代檢察文學研究會 【字號: 】 本條信息瀏覽人次共有
    我是《檢察文學》的受益者
     
    王克喜
     
          結緣《檢察文學》雜誌,使我這株已臨晚秋酷霜的弱草,在她坎坷成長過程滿腔熱情地幫扶下,又煥發了心靈的青春和生命的活力,成了其最大受益者中的一員,你說,我怎能不從心底深處誠懇地感謝她呢?!
    或許是天意,也許是緣份,2000年9月初的一天,我這位已退休的“糟老頭子”,參加鹹陽市工人文化宮《工人文化報》編輯部召開的業餘作者座談會,與一位英俊瀟灑精幹的青年人坐在了一條靠牆的板凳上。當會議主持人逐一介紹與會人員時,方知坐在我身旁的小夥,就是大名鼎鼎的《檢察文學》雜誌社社長、總編輯趙新貴先生。由於會議已正式拉開序幕,未能進行私下交談。
    當會議間休時,我匆匆同趙禮貌性的閑嘮了幾句,便毫不生分地將自己寫的《流失是首悲壯的歌》這篇稿件交給了他,讓看著去處理。因自己知道,金錢社會,世態炎涼,何必難為人。所以,敝人對自己的拙作的命運,並未抱什麽希望。
    意外獲驚喜。說心裏話,我早已把給新貴的稿件忘到了腦後。沒想到,僅過月餘時間,竟然收到了《檢察文學》編輯部寄來的一個大信封,啟開一看,有一本新出刊的《檢察文學》當年的第五期雜誌,和新貴先生親筆附的一紙短信。已知我的那篇短文被刊其中,那個高興勁,是無法用文字祥述的……
         禮尚往來,人之常情。收到信和樣刊不久,我首次專程去設在秦都區檢察院的《檢察文學》編輯部(當時他還在職)拜訪了趙新貴先生。見麵後,大度、熱情的他,放下手頭工作,又是倒茶水,又是讓座。並給我贈送了《渭北崛起的新星》、《北方閃爍的星辰》、《夕陽落在青年湖》、《商家坪》等書,使赤手的我,既尷尬,又感動不已。之後,我常去送稿、或看新一期《檢察文學》是否出版;有時,他也打電話給我,讓幫他校對文稿。這樣,一樣二往,加深了了解,增強了情感和友誼,直到今天,還在維係。
    去《檢察文學》編輯部的次數多了,也就了解到了這份雜誌生存的艱難。據我所知,她是靠吃百家飯成長的,就像齊天大聖孫悟空似的,自石頭縫中崩出那天起,從未吸吮過母親的一口乳汁。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她,風雨中,缺失的是關愛。《檢察文學》能有今天的輝煌、發展和壯大,除了依靠黨和國家的好政策外,再就是依靠她的創辦人、著名作家、社會活動家趙新貴先生的魄力、毅力、能力、誠信和辛勤勞動的輸出換來的,是靠眾多文朋詩友及企業家的慷慨支持而取得的。所以,她沒有高門檻,鐵黑臉、黴心腸,對上門來的作者、讀者一概笑臉相迎,平等相待。正是這種平凡、可親的氣質,贏得了人心,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誠實人辦出有社會影響力極大的誠實雜誌。《檢察文學》顧名思義,立足檢察,用文學形式服務法製建設。她史命在肩,不遺餘力,恪守自己的辦刊宗旨,以檢察事業為側重點,輻射到全國各行各業,緊緊圍繞黨的中心工作,大力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弘揚正氣,鞭笞邪惡,從而發揮了她應起的作用。
        《檢察文學》辦刊認真負責,一絲不苟。編輯們曆來選稿、組稿、審稿、編排欄目等都很細心,反複推敲,精雕細改,從不馬虎、敷衍。而且趙總編,每期都要嚴格審查把關,以盡量減少紕漏,把問題杜絕在萌芽狀態。
    特別是在選稿時,尤其是對來自檢察係統人員的稿件極為重視,不論年老年輕、不論認識或不認識的作者,即使作品文字功夫欠佳,隻要內容好,能教育人、鼓舞人、鞭策人,就不惜費力幫助修改,也要盡量采用,給予特殊“放行”。同時,兼顧了社會上作者群的擴大,做到了文學藝術的“百花齊放”。正因如此,《檢察文學》的內容具有廣泛的社會性,每期基本上都有重稿、“壓軸”篇,可圈可點。她辦出了自己的特色,辦出了自己的風格,辦出了檢察人員的高尚情操。她義務宣傳檢察隊伍中的好人好事,竭盡全力維護檢察事業的尊嚴,為鑄檢魂盡到了自己的錦薄之力,深受廣大讀者的好評和歡迎。然而,卻得不到官場上一些權威人士的公正對待和道義上的扶持,實在使人不可思議!這在目前,官辦純文學雜誌越來越不景氣,讀者群大量流失的形勢下,她能獨享這份盛譽,是靠金錢買不來的,是靠權勢爭不來的!
          回顧十餘年來,我鍾情《檢察文學》的原因;一是她的橋梁作用發揮的好;二是文風正,健康向上;三是版麵清潔,不渲染色情。因此,為豐富我的晚年文化生活,每月不讀《檢察文學》雜誌,心裏像丟了魂似的,好像失落了什麽,總感到躁動不安。隻要讀到她,比夏日吃冰淇淋還爽心,比喝興奮劑還高興,讀出了對她的感情,使我沉浸在陶醉之中,連兒孫們都笑我對《檢察文學》太偏愛,太癡迷了。
    並且,一輩子喜歡弄筆的我,在《檢察文學》的蔭庇下,受益匪淺。十餘年裏,她為我發表短篇小說、散文、評論、詩詞等達50多篇(首),給我增添不少樂趣。隻因無財力、物資回報她,隻能羞愧地再次道聲誠至的感謝了!
  • 上一篇: 我與《檢察文學》
  • 下一篇: 樂土
  • 【免責聲明:本站所發表的文章,大部分來源於各相關媒體或者網絡,內容僅供參閱,與本站立場無關。如有不符合事實,或影響到您利益的文章,請及時告知,本站立即刪除。謝謝監督。】
  •   
  • 圖片資訊